最新新闻
2006年5月1日
www.dezine.cn
China
(转载)天真的恶意、撕裂皮肤——Gottfried Helnwein(多图)
Gottfried Helnwein 出生于维也纳。1969年到1973年在维也纳的the Academy of Fine Arts学习绘画。他吸收了日常生活中比如漫画、广告、电影的美学元素,在这段时间创作了部分超现实主义画作。而这些早期的画作很清楚的表明了他的艺术观,他所想要表达的东西。缠着绷带的孩子,幼稚儿童脸上的撕裂之后再次缝合的伤口。如同爬虫类一样冰冷而无机质毫不感觉痛楚的眼神。画者那种权威而细致的表现伤害的冷静让当时的大众无法接受。71年到73年, Helnwein的作品展览无一不受到抵制。维也纳的一家画廊展出他的画作,结果不到三天就被迫关闭。甚至维也纳附近一座城市的市长下令将 Helnwein的作品没收。当时他的反对者喊出的理由是这些作品是“the Nazis'' term for degenerate art”。因为他对待伤口、死亡、折磨与伤害是带着那样一种天真的热情态度来描写,所以人们忍受不了吗?这个世界有许多无法言说的东西。战争总是扯出人类最黑暗的那一面。而Helnwein就是那样微笑着用他的画笔来揭露出人性。是他的作品是纳粹的垃圾,还是人们始终无法正视内心深处涌动的黑暗冰冷
Night in Shangri-la I
photograph, 1987
没错,我没发错。
这不是八卦报道,不是曼森专题,
下面向大家介绍的是曼森的奧地利另類藝術家好友Gottfried Helnwein
如果您看到这段文字表明您的浏览器对该网页并不兼容,请刷新或检查您的浏览器版本。
☜☆♥★液态金属症☆♥★☞(3nd blog)
稍向下 再下 你会看到不同的颜色的♥液态金属症♥
(转载)天真的恶意、撕裂皮肤——Gottfried Helnwein(多图)
2006-01-16
.
10. 十二月 2005
看起來不太可能會結婚的怪怪搖滾客瑪莉蓮曼森(Marilyn Manson)上週還真的舉行了結婚典禮,告別單身生涯。以嚇人的裝扮和音樂聞名的瑪莉蓮曼森上週六在愛爾蘭和他交往五年多的脫衣舞孃女友Dita Von Teese一起交換了結婚戒指,正式結為夫妻。這對怪怪夫妻的婚禮也很另類,他們沒有遵循任何宗教儀式,瑪莉蓮請來他的一位智利籍地下電影導演好友 Alejandro Jodorowsky來為他們證婚,婚禮舉行地點則選在曼森夫婦的奧地利另類藝術家好友Gottfried Helnwein在愛爾蘭的住處。
整場婚禮十分低調,只有兩位新人相當親近的好友受邀到場觀禮,正如瑪莉蓮在之前接受訪問時所說的:「我的婚禮一定會很低調,因為婚禮的重點不在於熱鬧,我不想利用婚禮來增加我的曝光度。我希望我的婚禮是有意義的,而且會讓我們永難忘懷-不過永難忘懷可能有點難,因為到時候你可能已經喝醉了,不會記得什麼細節。」
瑪莉蓮在一年多前就向Dita求婚,Dita考慮了一年才答應瑪莉蓮,但是她還是不准瑪莉蓮參加告別單身派對。「她說的也是有理啦,」瑪莉蓮解釋道,「她說:『你在告別單身派對上能幹嘛?喝個酩酊大醉然後看小姐跳脫衣舞?那我每天都在跳,你看我就好了啊!』」
Untitled
mixed media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998, 157 x 106 cm / 61 x 41''
《现代睡眠》中那样头部中弹死去的男子。《匹诺曹之死》中青色的玩偶。《美丽的祭品》。《BLOODY BOY》。《THE SONG》中站在墙角嚎叫的孩子。这些头缠绷带、带着缝线伤口向你诡异微笑的孩童,因伤口而无比疼痛美丽。铅笔的黑白线条纷繁的描绘了各个巨大苍凉的空间。渺小的人物不知所措,不知自己的方向,甚至不知为何哭泣。一切只能是一场悲剧。肮脏的油画颜料涂抹的死亡模糊不清,有人在我望不到的地方变的冰凉。
那本充满血腥与异色的原版格林童话应该让他来做插图。而与Helnwein作品最为相配的音乐应该是gothic rock的伟大诗人NICK CAVE的音乐。咧开撕裂缝合的嘴角,那是小小的孩子渗入骨髓的恐惧和恶意。而凶手,还在微笑,还在高声喊叫。
2self—portrait,photograph,film,sleeping angel
他的作品另一部分是他的自画像与自拍像。油画自画像有蒙克的感觉。色彩斑斓的画面,表现的不是梵高割耳的冷静,而是淡定透视自身欲望暗流的冰冷潮湿。从 70年代到90年代Helnwein做过相当多的自画像与自拍像系列。从始至终他出现的形象都是一个头缠绷带、盲目的尖叫的、带着眼镜的男子。如同我们的世界。疯狂,并深沉而盲目。裂开黑洞一样的喉咙,如同CAVE在《野玫瑰盛开之地》那样温柔而恐怖的吟唱:“All beauty must die。”
Midnight Mickey
mixed media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2001, 216 x 300 cm / 85 x 118''
素描作品
1996 年,Helnwein制作了系列摄影作品《POEMS》。仍为人物头像的摄影作品。而令人惊异的是他所拍摄的对象均为遭受暴力导致死亡的的人们的面孔。与这个相呼应的系列摄影作品是1999年的作品《Righteous men》系列和1991年的《ICE MAN》、《FIRE MAN》。尽管创作时间跨越10年。但这些作品令人惊奇的让人感觉遥相呼应。蓝色色调的画面,模糊而伤感的面容。他以诗意化的名字诗意化的拍摄展现了令我们战栗的画面。这些并不宁静死去的死者是否拥有宁静的永久长眠。
Fire-Man
mixed media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991, 192 x 150 cm / 75 x 59''
Ice-Man
mixed media (oil and acrylic on canvas), 1991, 192 x 150 cm / 75 x 59''




返回最前